Dentons 與大成之間的聯合現在生效。如需了解該事務所目前在全球的運營情況,請訪問 dentons.com。為方便客戶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該事務所在中國的運營信息的人士,本網站將繼續保持公開幾個月。

首部地方性個人破產法規出臺對財富管理業務帶來哪些影響?

中國于2006年出臺了《企業破產法》,長期以來因缺少個人破產制度而被認為只有“半部破產法”。事實上,破產制度的基礎和源頭在個人破產,企業破產是個人破產的延伸。近年來,老賴及執行難等問題尤為突出,浙江、江蘇、廣東等地開始嘗試與個人破產制度功能相當的債務集中清理制度,為個人破產制度的推出奠定了實務基礎。


2020年8月26日,《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以下簡稱“《條例》”)經深圳市人大會常委會審議通過,自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稐l例》共十三章一百七十三條,包含申請和受理、債務人財產、債權人會議、破產清算、重整及和解等諸多重要內容,成為個人破產立法的排頭兵?!稐l例》中的很多規定,對高凈值人士及財富管理行業都有直接深遠的影響,本文擬從財富管理業務角度出發,分析《條例》帶來的變化。


 

一、個人破產制度簡介


個人破產制度出臺的目的在于保護誠信債務人,促進其經濟重生,為債務的集中、公平處理提供法律基礎。獲得個人破產保護后,原本資不抵債的債務人可在保障最低生活水平的情況下,進行清算、重整或和解,甚至在考察期屆滿、重整計劃執行完畢或和解協議執行完畢后免除未清償債務,然后重新出發,為恢復正常生活繼續努力。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說,個人破產制度如果運用得當,對債務人和債權人來說都是有利的。以下從私人客戶角度,對個人破產制度作簡要介紹。


(一)
自愿破產與強制破產


根據《條例》第二條,在深圳經濟特區居住且參加深圳社會保險連續滿三年的人,因喪失清償債務能力或者資不抵債的,可以主動申請破產。[1]另外,考慮到夫妻共同財產的緊密性,《條例》規定符合前述條件的債務人配偶可同時申請破產,不受居住地、社保繳納時間的限制。[2]我們將債務人主動申請的破產稱之為自愿破產。


除此之外,債權人也可以向法院申請強制破產。單獨或者共同對債務人持有五十萬元以上到期債權的債權人,可以向法院提出破產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3]這種情況下,無論債務人是否愿意,經法院審查受理后,債務人都將被動的進行破產。


(二)
破產程序對債務人造成的影響


1
財產披露


破產申請被受理后,破產債務人應當如實申報本人名下、配偶名下、未成年子女名下以及其他共同生活近親屬名下的境內外財產及財產權益,這些財產及財產權益包括:(一)工資收入、勞務所得、銀行存款、現金、第三方支付平臺賬戶資金、住房公積金賬戶資金等現金類資產;(二)投資或者以其他方式持有股票、基金、投資型保險以及其他金融產品和理財產品等享有的財產權益;(三)投資境內外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責任公司,注冊個體工商戶、個人獨資企業、合伙企業等享有的財產權益;(四)知識產權、信托受益權、集體經濟組織分紅等財產權益;(五)所有或者共有的土地使用權、房屋等財產;(六)交通運輸工具、機器設備、產品、原材料等財產;(七)個人收藏的文玩字畫等貴重物品;(八)債務人基于繼承、贈與、代持等依法享有的財產權益;(九)債務人在破產申請受理前可期待的財產和財產權益;(十)其他具有處置價值的財產和財產權益。[4]


從這條規定可以看出,債務人申報財產的范圍及其廣泛,不僅要申報自己名下的財產,也需要申報配偶、未成年子女及其他共同生活的近親屬(如父母)名下的財產。債務人不僅要申報有形財產,還要申報財產性權益,包括信托受益權、投資型保險(傾向于理解為有現金價值的保險),由他人代持的財產、無所有權證書的文玩字畫、甚至微信和支付寶中的錢,都要進行申報。人壽保險作為高凈值人士常用的債務風險隔離工具,并不能免于申報。


此外,債務人不僅需要申報破產當時當刻的財產情況,還應當申報破產申請裁定受理之日起前2年內的財產變動情況。期間,債務人名下財產存在贈予、轉讓、出租、設立權利負擔、放棄債權或延長債權清償期限、金額大于五萬元以上的一次性支出、離婚財產分割、提前清償等情形的,應當一并申報。[5]因此,如果債務人在破產申請受理之日起前2年內,以個人財產為配偶或子女設立信托或購買保險,信托或保險將因該追溯期而被納入申報范圍。


即使債務人不如實申報,破產管理人也有權持人民法院的指定管理人決定書,向公安、民政、社會保障、稅務、市場監管等部門和金融、征信機構等查詢調取債務人的相關信息資料,有關部門和機構應當予以協助。


2
財產交由破產管理人管理、控制


對企業家來說,無論是主動申請還是被強制破產,進入破產程序之后,債務人都要面臨失去破產財產管理權的局面。除豁免財產外,債務人名下的全部財產,要交由破產管理人接管[6]。此外,債務人預期可得的財產或財產性權益,也受破產管理人管理和控制。比如,債務人對外享有債權的,破產管理人有權收取清償款,案外人需要向債務人歸還財產的,也應當直接歸還給破產管理人[7]。債務人交由他人代持的財產,在個人破產申請裁定受理后,破產管理人也有權進行追回。


失去財產控制權后,債務人可能面臨進一步失去財產所有權的風險。管理人的職責包括擬定破產財產分配方案與執行,代表債務人提起、參加涉及債務人財產的訴訟、仲裁等活動。債務人不僅失去了財產控制權,還失去了親自維護財產利益的權利,管理人履職將直接導致債務人部分財產的所有權變動。


3
高消費限制及資格限制


進入破產程序后,債務人也面臨各種各樣的高消費限制。自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之日起[8],債務人不得:(一)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商務艙或者頭等艙、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高鐵以及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二)在夜總會、高爾夫球場以及三星級以上賓館、酒店等場所消費;(三)購買不動產、機動車輛;(四)新建、擴建、裝修房屋;(五)供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六)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七)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八)其他非生活或者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9]。此外,債務人未清償債務前,不得擔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和金融機構的董監高??梢钥闯?,破產債務人受到的各類限制,與目前對于“老賴”的高消費限制高度一致,這會對高凈值人士的生活造成很大影響。


《條例》規定,破產清算時,消費行為限制至考察期屆滿時可申請解除[10];破產重整時,至法院批準重整計劃時解除[11]。在破產清算的情形下,宣告破產之日起3年內為考察期,可縮短或延長。


4
破產免責(債務免除)


個人破產免責制度,也即債務免除制度,是指在個人破產程序終結后,對于債務人未能清償的債務,依照法律規定,在符合一定條件的情況下予以免除。[12]個人破產程序終結而后,債務人可免于承擔考察期屆滿或重整計劃/和解協議執行完畢仍無法清償的剩余債務。事實上,破產免責是資不抵債者的救星,是債務人申請個人破產的主要目的。


由于中國人普遍信奉“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價值觀,債務免除制度的推行,要循序漸進?!稐l例》對于債務免除的規定是相當謹慎的,力求達到既能拯救善良而不幸的債務人,又能避免債務人通過破產逃避債務的目的。破產清算程序規定了非常嚴格的債務免除規則,設定了免除考察期、不能免除債務的行為、異議制度等配套制度,從而有效防控利用該制度逃廢債務或濫用程序的風險發生。具體而言,破產清算程序規定的免除程序如下[13]:


                                             

 

二、  《條例》對常用債務隔離金融工具效果的影響


家族信托和保險能否繼續起到隔離債務風險的功能,主要取決于破產發生時,信托財產和保險財產是否需要申報,如需申報的話,能否被納入豁免財產范圍?;砻庳敭a即債務人可自行保留、不需要用來償還債權人債務的那部分財產。根據《條例》第三十六條,豁免財產范圍包括:(一)債務人及其所扶養人生活、學習、醫療的必需品和合理費用;(二)因債務人職業發展需要必須保留的物品和合理費用;(三)對債務人有特殊紀念意義的物品;(四)沒有現金價值的人身保險;(五)勛章或者其他表彰榮譽的物品;(六)專屬于債務人的人身損害賠償金、社會保險金以及最低生活保障金;(七)根據法律規定或者基于公序良俗不應當用于清償債務的其他財產。除前述第(五)項與第(六)項規定的財產外,豁免財產總額不得超過二十萬元。其中,第(一)項與第(二)項的上限由中級人民法院決定。


(一)
《條例》對保單隔離功能的影響


在深圳市,有現金價值的人壽保險并不屬于豁免財產,這意味著該類保險不僅需要申報給破產管理人,還需要被納入破產財產,未來存在用于償還債務的高度可能性。因此,有現金價值的人壽保險的破產隔離功能能否有效,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氐健稐l例》,根據第三十六條,除沒有現金價值的人身保險外(醫療保險、意外保險和定期壽險、定期重疾險),其他保險(年金保險、終身壽險、兩全保險、終身重疾險等)均存在被認定為破產財產的可能性。且破產申請提出前2年內,債務人存在無償處分財產或者財產權益的,根據《條例》第四十條,破產管理人可請求法院予以撤銷。在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審理的深圳市某公司與王某、楊某債權人撤銷權糾紛一案中,被告在債務尚未清償的情況下無償將保單中的投保人變更為被告的女兒。法院認為,該行為屬無償轉讓財產的行為,客觀上降低了被告的償債能力,對原告債權造成損害。因此,法院撤消了被告變更投保人的行為。[14]


(二)
《條例》對家族信托隔離功能的影響


合法設立的家族信托可起到良好的債務風險隔離功能,這在個人破產發生時也不例外。家族信托中財產不再屬于委托人,也獨立于受托人的固有財產。[15]在設立得當的情況下,即使發生破產,債權人及破產管理人依然無法對納入信托財產范圍的財產采取凍結、拍賣、變賣等措施。


首先,《條例》未將債務人或其近親屬作為委托人設立的家族信托納入財產申報范圍,僅規定申報信托受益權的義務。這主要是基于信托法的基本原理,因為家族信托中的財產本質上并不屬于債務人(委托人),也不屬于債務人或其子女、配偶、近親屬。由此筆者認為,家族信托中的財產免于申報,自然也就不屬于破產財產的范圍,不需要被用來強制償還債務。


然而,債務人或者其近親屬為受益人的,其依據信托受益權而取得的財產,存在被用于來清償債務高度可能性?!稐l例》要求債務人如實申報信托受益權,且依據《信托法》第四十七條,債務人基于信托受益權從信托財產中預期可得的財產或財產性權益,如股份分紅、理財產品的收益等,可以被用于破產清算。[16]因此,一旦債務人等在考察期內從家族信托中獲得收益分配,該等分配資金依然可以被用來償還債務。


此外,如果信托設立時間及目的不當,例如為逃避債務而設立,信托存在被撤銷或認定為無效的風險。[17]在信托、破產法律制度較為成熟的英國,法律將債務人以拖延、妨礙、阻止債權人實現債權的意圖而設立的信托認定為“欺詐性轉移信托”。此情形下的信托在債權人或管理人證明債務人具備實施欺詐性轉移或低價交易行為的客觀要件、存在前述意圖的主觀要件后,可向法院申請撤銷。[18]


在Inland Revenue v Hashmi & Anor一案中,Mohamed Hashmi為Muzamil Ghauri的遺囑執行人,Muzamil去世前以兒子Omar Ghauri為收益人設立信托。[19]英國稅務局向法院主張Muzamil的行為存在逃避拖欠稅款在內的債務的意圖,應當根據《1986年破產法》第423條予以撤銷。英國稅務局提供了相應證據證明Muzail直至去世前始終實質持有信托財產的受益權、Hashmi未采取措施保護兒子在其去世后對信托財產享有的利益。法院認為,基于證據可認定Mohamed存在逃避債務的意圖,且該意圖不必為債務人設立信托的主要意圖,因此英格蘭與威爾士上訴法院支持了英國稅務局的主張。


綜合前述討論,家族信托的債務隔離功能原則上不會被《條例》取消,但信托設立時間及目的不正當的,信托的隔離功能很可能無法發揮。債務人及其近親屬為受益人的,其依據信托收益權獲得的財產,依然可以被用于清償債務。


  

三、  結語


對財富管理行業的從業人員來說,《條例》提出了更嚴格、更審慎的執業要求?!稐l例》施行后,從業人員銷售金融服務產品時,不建議對保險和信托的資產隔離功能進行絕對化闡述。如果客戶明顯在利用財富管理工具實現避債目的,而從業者依然從中協助,那么未來可能面臨賠償債權人經濟損失的法律風險。[20]對企業家或高凈值人士來說,《條例》深刻警醒盡早完成財富保全安排的重要性,破產受理之日起前兩年的財產轉移行為,均存在被撤銷的風險。因此,越早完成財產保全安排,越能保障財產在債務危機爆發時安然無恙。待瀕臨破產時再作安排,則為時已晚。事實上,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德國、日本等國家,均已經有相對完善的個人破產制度??梢灶A見,隨著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未來中國出臺全國性個人破產條例的可能性較大,《條例》將對中國未來個人破產立法起到深刻的指導意義。



注釋

[1]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二條 在深圳經濟特區居住,且參加深圳社會保險連續滿三年的自然人,因生產經營、生活消費導致喪失清償債務能力或者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可以依照本條例進行破產清算、重整或者和解。

[2] 第一百七十一條符合本條例規定的債務人,其配偶可以選擇同時適用本條例進行破產清算、重整或者和解。

[3]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八條符合本條例第二條規定的債務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破產申請,包括申請破產清算、重整、和解。

債務人提出破產申請的,應當向人民法院提交下列材料:

(一)破產申請書、破產原因及經過說明;

(二)收入狀況、社保證明、納稅記錄;

(三)個人財產以及夫妻共同財產清冊;

(四)債權債務清冊;

(五)誠信承諾書。

債務人依法承擔扶養義務的未成年人和喪失勞動能力且無其他生活來源的成年近親屬(以下簡稱所扶養人),應當提供所扶養人的基本情況等有關材料。

債務人合法雇用他人的,還應當提交其雇用人員工資支付和社會保險費用繳納情況的相關材料。

第九條當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單獨或者共同對債務人持有五十萬元以上到期債權的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破產申請,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

債權人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的,應當向人民法院提交下列材料:

(一)破產清算申請書;

(二)被申請人基本信息材料;

(三)到期債權證明;

(四)經書面或者法定程序要求債務人清償債務的證明等相關材料;

(五)誠信承諾書。

[4]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三十三條債務人應當自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和管理

人如實申報本人及其配偶、未成年子女以及其他共同生活的近親屬名下的財產和財產權益:

(一)工資收入、勞務所得、銀行存款、現金、第三方支付平臺賬戶資金、住房公積金賬戶資金等現金類資產;

(二)投資或者以其他方式持有股票、基金、投資型保險以及其他金融產品和理財產品等享有的財產權益;

(三)投資境內外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責任公司,注冊個體工商戶、個人獨資企業、合伙企業等享有的財產權益;

(四)知識產權、信托受益權、集體經濟組織分紅等財產權益;

(五)所有或者共有的土地使用權、房屋等財產;

(六)交通運輸工具、機器設備、產品、原材料等財產;

(七)個人收藏的文玩字畫等貴重物品;

(八)債務人基于繼承、贈與、代持等依法享有的財產權益;

(九)債務人在破產申請受理前可期待的財產和財產權益;

(十)其他具有處置價值的財產和財產權益。

債務人在境外的前款財產和財產權益,也應當如實申報。

[5]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三十五條自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之日前二年內,債務人財產發生下列變動的,債務人應當一并申報:

(一)贈與、轉讓、出租財產;

(二)在財產上設立擔保物權等權利負擔;

(三)放棄債權或者延長債權清償期限;

(四)一次性支出五萬元以上大額資金;

(五)因離婚而分割共同財產;

(六)提前清償未到期債務;

(七)其他重大財產變動情況。

[6]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三十九條

除本條例第一百零九條規定的情形外,管理人應當接管債務人除豁免財產以外的全部財產。

[7]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二十五條

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后,對債務人負有債務的人或者債務人財產的持有人應當向管理人清償債務或者交付財產。

[8]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十九條

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的,應當依照本條例第二十三條規定同時作出限制債務人行為的決定,將決定書送達債務人,并通知破產事務管理部門。

[9]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二十三條自人民法院作出限制債務人行為的決定之日起至作出解除限制債務人行為的決定之日止,除確因生活和工作需要,經人民法院同意外,債務人不得有下列消費行為:

(一)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商務艙或者頭等艙、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高鐵以及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

(二)在夜總會、高爾夫球場以及三星級以上賓館、酒店等場所消費;

(三)購買不動產、機動車輛;

(四)新建、擴建、裝修房屋;

(五)供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

(六)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

(七)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

(八)其他非生活或者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10]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一百零一條考察期屆滿,債務人申請免除未清償債務的,管理人應當對債務人是否存在不得免除的債務以及不得免除未清償債務的情形進行調查,征詢債權人和破產事務管理部門意見,并向人民法院出具書面報告。

人民法院根據債務人申請和管理人報告,裁定是否免除債務人未清償債務,同時作出解除對債務人行為限制的決定。

[11]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一百二十四條

人民法院裁定批準重整計劃的,應當同時作出解除限制債務人行為的決定,將決定書送達債務人,并通知破產事務管理部門。

[12] 劉靜:《個人破產制度研究——以中國的制度構建為中心》,中國檢察出版社,2010。

[13] 《我國首部個人破產法出臺,深度解讀<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中倫律師事務所,許勝鋒、王海軍、張生、鄧莉、舒金旭、畢瀅、李賓賓。

[14] 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深圳市中金創展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與王美燕、楊涵鈐債權人撤銷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2020)粵0303民初13667-13677號。

[15] 《信托法》第十五條

信托財產與委托人未設立信托的其他財產相區別。設立信托后,委托人死亡或者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銷、被宣告破產時,委托人是唯一受益人的,信托終止,信托財產作為其遺產或者清算財產;委托人不是唯一受益人的,信托存續,信托財產不作為其遺產或者清算財產;但作為共同受益人的委托人死亡或者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銷、被宣告破產時,其信托受益權作為其遺產或者清算財產。

[16] 《信托法》

第四十七條受益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其信托受益權可以用于清償債務,但法律、行政法規以及信托文件有限制性規定的除外。

[17]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

 第四十二條 涉及債務人財產的下列行為無效:

(一)為逃避債務而隱匿、轉移、不當處分財產和財產權益的;

(二)虛構債務或者承認不真實債務的。

第四十三條

因本條例第四十條、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規定的行為而取得債務人財產的,管理人有權追回。

《信托法》

第十一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信托無效:

 ?。ㄒ唬┬磐心康倪`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ǘ┬磐胸敭a不能確定;

 ?。ㄈ┪腥艘苑欠ㄘ敭a或者本法規定不得設立信托的財產設立信托;

 ?。ㄋ模R栽V訟或者討債為目的設立信托;

 ?。ㄎ澹┦芤嫒嘶蛘呤芤嫒朔秶荒艽_定;

 ?。┓?、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

第十二條 

委托人設立信托損害其債權人利益的,債權人有權申請人民法院撤銷該信托。

人民法院依照前款規定撤銷信托的,不影響善意受益人已經取得的信托利益。


[18] 423 Transactions defrauding creditors.

(1) This section relates to transactions entered into at an undervalue; and a person enters into such a transaction with another person if—

(a)he makes a gift to the other person or he otherwise enters into a transaction with the other on terms that provide for him to receive no consideration;

(b)he enters into a transaction with the other in consideration of marriage or the formation of a civil partnership; or

(c)he enters into a transaction with the other for a consideration the value of which, in money or money’s worth, is significantly less than the value, in money or money’s worth, of the consideration provided by himself.

(2) Where a person has entered into such a transaction, the court may, if satisfied under the next subsection, make such order as it thinks fit for—

(a)restoring the position to what it would have been if the transaction had not been entered into, and

(b)protecting the interests of persons who are victims of the transaction.

(3) In the case of a person entering into such a transaction, an order shall only be made if the court is satisfied that it was entered into by him for the purpose—

(a)of putting assets beyond the reach of a person who is making, or may at some time make, a claim against him, or

(b)of otherwise prejudicing the interests of such a person in relation to the claim which he is making or may make.

(4) In this section “the court” means the High Court or—

(a)if the person entering into the transaction is an individual, any other court which would have jurisdiction in relation to a bankruptcy petition relating to him;

(b)if that person is a body capable of being wound up under Part IV or V of this Act, any other court having jurisdiction to wind it up.

(5) In relation to a transaction at an undervalue, references here and below to a victim of the transaction are to a person who is, or is capable of being, prejudiced by it; and in the following two sections the person entering into the transaction is referred to as “the debtor”.

[19] Inland Revenue v Hashmi & Anor [2002] EWCA Civ 981.

[20] 《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第四十三條第二款

明知或者應當知道債務人處于破產狀態或者瀕臨破產,仍然與債務人實施本條例第四十條、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規定的行為,造成債權人經濟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官方安卓版波克棋牌 (*^▽^*)MG堂吉诃德的财富客户端下载 2017一尾中特期期准 (★^O^★)MG武则天_稳赢版 江苏快3走势图彩经网 国家准备叫停高频彩吗 (★^O^★)MG壮志凌云爆分技巧 (^ω^)MG招财童子首页 吉林快三走势图软件 (*^▽^*)MG现金咖啡_破解版下载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O^★)MG沉默的武士巨额大奖视频 6场半全场一等奖的中奖条件是什么 (★^O^★)MG猴子基诺_豪华版 (★^O^★)MG巨款大冲击免费试玩 (★^O^★)MG宝石女王投注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走势图